以维护国家安全的视角审视邪教

              2018-10-18 14:45: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作者:

                党的十九大报告非常重视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问题,对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重要性的认识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报告说:“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维护国家安全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20445;?#25253;告还指出:“要完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安全政策,坚决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统筹推进各项安全工作”。同时,报告还明?#36820;?#20986;了危害国家安全、必须“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的四种破坏活动,它们是:“渗透颠?#36130;?#22351;活动、暴力恐怖活动、民族分裂活动、宗教极端活动”。在这里,邪教破坏活动虽然未被明?#36820;?#20986;,但从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视角审视,它与被点名的那四种破坏活动是同一类社会问题。邪教破坏活动理应属于“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之列。

                觊觎政权是中国邪教的一大特征。

                当代中国产生的邪教,从民间教门、反动会道门演化而来,从源头上说,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教门觊觎政权,邪教破坏社会稳定,是历代政权的?#24425;?#21644;心腹大患。中国历代封建政权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大都非常重视对妖言惑众、教门、邪教、会道门之类社会问题的治理,绞尽脑汁寻求解决办法,并制定相应的或残酷镇压、或分化瓦解、或二者相结合的对策,无所不用其极。它们对自己的对策,都曾寄予莫大的希望。结果,由于对策的着眼点不同,效果各异。总起来看,由于历史的局限性,都没取得“根治”、“杜绝”的效果。有些政权甚至在与教门的较量中走向灭亡,导致改朝换代。可以说,中国历代封建政权更迭大多有教门因素的身影。中国历史上第一?#38395;?#27665;起义,虽然不是教门发动的,但巫术迷信“篝火鱼腹”是陈胜、吴广发动起事的思想武器,从中可以看?#20581;?#25945;门”的“幽灵”。

                荀子说:“类不悖,虽久同理。”

                邪教之类社会问题,是历代政权想解决而没有解决掉的问题。时至今日,它依然是社会公共治理中必须面对的课题,依然考验着当代执政者的智慧,依然考验着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我们现在说的邪教,更多地被理解为政治概念。当代中国产生的邪教,继承了教门、反动会道门的衣钵,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具有夺取政权的强烈政治野心。它们一方面打着宗教、气功的旗帜,一方面又对?#28010;?#25919;权垂涎三尺。当代邪教的教主,虽然?#35805;?#37117;是文盲、半文盲,个别的具有中等以上文化水平,但他们往往羽翼未满便想君临天下,实现教权加政权的统治。这些邪教组织,有的建立之初就有不良政治?#23492;保?#26377;的在发展过程中滋长了权欲,还有的是别有政治背景的人介入把它们迅速引向对抗现政权的道路。现代邪教与历史上的反动会道门一脉相承。

                觊觎政权,“法轮功”邪教组织是一个典型案例。它同其他邪教组织一样,经历了一个滋生、蔓延、变化的过程。“法轮功”最初以气功的名义步入社会,李洪志这时?#36824;?#24819;借它发点小财而已。但李洪志没?#22411;?#30041;在这个层面上,在?#28216;?#22766;大、钱财剧增的刺激下,财富和权力欲望也迅速膨?#20572;?#33268;使“法轮功”向邪教的?#36739;?#24694;性演化。1994年12月,以李洪?#23613;?#36716;法轮》一书的出版为标志,“法轮功”完成了?#21892;?#21151;到邪教的转化。此后,他们不断组织信众围攻党政机关、学校和新闻单位,对抗政府的邪恶政治本性?#22235;?#28176;显。1999年的“4.25”围攻中南海事件,使“法轮功”的邪恶政治本质充分暴露。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当然知?#28010;?#25152;作所为的违法犯罪性质。为逃避打击,早在1998年就举家迁往美国定居。待到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后,在西方反华?#23631;?#21644;境外敌对?#23631;?#30340;支持下,在美国构筑起了指挥机构。境外策划、网上传播、挑动境内闹事,成为境外“法轮功”的主要活动?#32478;健?/p>

                “法轮功”得以在西方国家立?#24726;?#26159;其以投?#35838;?#26041;反华?#23631;?#20026;条件与西方反华?#23631;?#30456;互勾结的结果。一方面,“法轮功”需要西方反华?#23631;?#30340;政治保护和金钱滋养;另一方面,西方反华?#23631;?#20063;需要这样一个具?#20449;?#22269;卖祖邪恶本性的邪教来充当西化、分化、扰乱社会主义中国的工具。二者狼狈为奸,一拍即合。从此,境外“法轮功?#32972;?#20026;西方反华?#23631;?#30340;马?#30333;洌?#23427;逢中必反、逢节必闹、制造政治谣言、干扰高层出访、破坏?#26412;┌略说齲乐?#38590;书,干尽了丑化中国社会制度、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的罪恶勾当。境外“法轮功”?#23548;?#19978;已演化为一个携洋自重的汉奸团伙。

                我们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的斗争已进行了十?#22235;輳?#21313;?#22235;?#21518;的今天,我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自称有天祐神助的邪教却日趋衰微破败;逃到境外的几个头目,只能在西方反华?#23631;?#30340;卵翼下苟延残喘。

                十?#22235;?#26469;,与邪教组织斗争的?#23548;?#21578;诉我们,邪教是社会毒瘤,对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具有极大的破坏性,邪教破坏活动的矛?#20998;?#25351;国家、社会、执政党和政府。我们与装神弄鬼、善于欺骗和“洗脑”的邪教组织的斗争,是一场非同寻常的、充满困难和挑战的斗争,是一场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斗争,是一场?#27425;?#20013;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巩固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尖锐的政治斗争。正是这份政治使命和政治担当,激励和支持着社会各界反邪教有识之士冲锋陷阵,勇往直前。

                不久前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政?#38395;?#26029;。我认为:新时代,这场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政治安全的反邪教斗争仍将继续、并?#19968;?#26159;艰巨的和复杂的,?#28304;?#35201;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新时代,反邪教斗争应是“伟大斗争”的组成部分,我们应按照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的新要求,乘胜前进,开创反邪教斗争新局面。(原标题《以维护国家安全的视角审视邪教——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思考》)

                作者简介:周忠祥,山东省科协原副主席、山东省反邪教协会原?#34987;?#38271;、全国反邪教专家。

              初审编辑:秀才

              责任编辑:白彩惠

              相关新闻
              时时彩每天盈利10%表格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怎么看 足球彩票网 海南七星彩 足彩进球彩资料 005期26选5开奖结果 p3开机号今天云盘 极速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高频彩上海时时乐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3d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露珠 小鱼论坛平特一肖 粤36选7开奖历史结果1 七乐彩旋转矩阵中5保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