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全能神”的“神跡”

              2018-10-23 17:23:00來源:凱風網作者:

                “全能神”所謂的“神跡”,指的是在“女基督”的“庇佑”下,發生在癡迷人員身上的一系列不可思議又給他們帶來“天大好處”的事情。這種造假模式很符合外界對它的總體評價:古怪又邪惡。同時,它又因手段卑劣、手法拙劣而格外地惹人恥笑。

                從來源,大致可分兩類:

                一是自編自傳類。最大的“神跡”,顯然就是“女基督”的“來歷”和“神通”,比如趙維山所“包裝”的,鼓吹一名高考落榜女子是替“神”說話的“全能神”,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是“東方發出的閃電”,“全能神是全能、全成、完完全全的真神!”另外在其“傳福音”的“交通”材料中,有著滿坑滿谷的“神跡”,且舉兩個流傳度較廣的例子,一篇是署名“瑪麗”的書信寫道,她和丈夫約翰在夏威夷度假時,見到了“一位穿著白衣的圣者”,當他們用相機把看到的事情拍攝下來后,照片上并沒有他們先前看到的情形,而是顯示出了“神已道成肉身”的漢字。另一篇是署名“法國留尼汪守望臺教會”的書信稱,看到了“耶穌基督人子”的形象,并聽到了“我就是昔在今在以后用在的全能神,早已降臨在了世界的東方——中國”的話語。這些無從對證的“神跡”,都是“全能神”為了擴大影響力而自己編造,并在內容大力傳播的。

                二是自導自演類。“全能神”經常要搞聚會,稱之為“吃喝神話”。這種場合,就是其自導自演“神跡”的黃金時間段。上海郊區馬陸鎮的劉鳳英介紹,她加入“全能神”之前,見過十幾個人在做“神跡”見證,有的說摔傷腿后禱告“神靈保佑”,結果好了;有的說長了淋巴腫瘤,經禱告也好了。事后發現,全都是無中生有捏造出來的。這種操作手法,幾乎是所有邪教通用的。2014年“心靈法門”香港“法會”上,“癱瘓7年”的天津人劉富林就在盧軍宏的“治療”下從輪椅上站了起來,震驚全場。可事實上,據劉富林鄰居落女士和同小區的王女士反映,劉富林從來沒有癱瘓過。但由于很多人事先并不知情,這類自導自演的“神跡”非常具有欺騙性。

                按目的,大致也可分兩類:

                一類是為了引誘。“全能神”除了編造治病、療傷的“神跡”外,還有其它很多招數,目的就是讓人感受“神奇”,進而加入其中。比如“天意降臨”,據上海楊浦區的馬冬華爆料,那個拉她下水的老同工“祝姐”就給“傳授一些絕招”:“在雞蛋上寫上‘全能神’有關字偷偷放在被爭取者雞窩里;用珠光筆在雞蛋、鴿子蛋上寫字,然后放到菜地里,等農民刨地挖出來,騙他說是天意讓他信教”。比如“夜半歌聲”,原“全能神”人員馬冬華說:“像我家半夜聽到唱歌,就是他們提前錄音設制好,到時間連續播放,半夜又是斷斷續續,聽著就像是天上神靈開啟。”另外還有各種細節都被利用,如把石頭和熒光棒用白布包裹起來,夜晚發光,就稱之為“神顯靈”;用熒光粉在石頭上寫字,稱其為“石頭顯字”;用糖水或蜂蜜在地上寫“全能神來了”,等過了一段時間就會有螞蟻爬過后形成相應字體。很多人都是因為受到這些反常現象的誘惑,被“全能神”俘獲的。

                另一類是為了脅迫。在特殊情況下,“全能神”會通過制造“神跡”,來脅迫癡迷人員,防止其產生脫離的思想。南通市通州區前“全能神”成員宋蘭,在被同村朋友帶入“全能神”后,即使她已經對這個邪教有所警覺,卻無法退出,無不敢聲張。因為一旦她有所疑慮并有所表示,就會聽到各種“神跡”,如北京“7·21暴雨”時,洪水繞開信徒的房屋,不信者房毀人亡;或是昌平一女子因退教全家變成毒蛇;還有產婦照顧嬰兒未外出傳教,嬰兒變成了老太太……這樣的“神跡”聽多了,宋蘭絲毫不敢動彈。

                窺一斑而知全豹。“全能神”的“神跡”荒唐至此,足見這個邪教組織有多害人。

              初審編輯:秀才

              責任編輯:白彩惠

              相關新聞
              时时彩每天盈利10%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