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九銀十”褪色 90%中小房企要退出房地產業?

              2018-10-23 07:50:00 來源: 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 姚冬琴

                樓市新表情| 90%中小房企要退出房地產業?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姚冬琴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2018年的“金九銀十”,樓市熱點不斷:萬科喊出“活下去”、房企排隊打折促銷、業主因房價下跌打砸售樓處……外界不禁猜測,房地產業真的要過冬了嗎?

                對于地產圈的人來說,“地王”頻出,“搶房”大戰,房價如脫韁野馬般上漲,這一切好像是一場漸行漸遠的夢。

                把時鐘撥回兩年前,201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2017 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遏制房價過快上漲”。過去的兩年里,樓市經歷嚴厲調控,各地實施的調控措施達上千次。

                就在今年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趨大的背景下,人們觀望調控政策會否出現松動之時,7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發出最強樓市調控信號:堅決遏制房價上漲。

                從“遏制房價過快上漲”,到“堅決遏制房價上漲”,幾字之差,但徹底改變了樓市的預期。中央明確并堅定了對樓市調控的態度,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堅決。

                為什么“房價神話”必須終結?

                在過去的很多年,房價一直持續“只漲不跌”的神話,房地產不僅成為投資者和投機者的優質“理財產品”,也成為不少企業比主業更賺錢的業務。甚至有企業脫離了轉向地產,有泛地產化之憂。這也使得大量的熱錢涌向了地產業。

                而房價的持續上漲不僅推高了工商企業房產資源的成本,擠壓了工商企業的利潤,也削弱了居民的消費能力,降低了城市競爭力。很難想象一個“居者難有其屋”的城市,能真正留住人才。

                中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不再需要房地產做“火車頭”,更不能讓房地產從高科技產業、實體經濟中“吸血”。

                房地產高速增長的時代終結,房價回歸理性區間,房地產市場將平穩健康發展,這是政策調控積極追求的結果,也是房企和投資客都必須要適應的新現實。

                “金九銀十”褪色,“房鬧”登場

                10月12日,國慶假期剛過,杭州綠城建發沁園開盤,均價49500元/平方米,其中含每平方米6000元標準的裝修。

                這是曾經的地王項目。2017年1月,綠城、建發以31億元總價競得塘北單元宅地,樓面價40766元/平方米,截至目前也還是杭州住宅樓面單價第五高的項目。

                不過此次開盤,若剔除裝修,均價僅比拿地時的樓面價高出2700元,而這幾乎連財務成本都覆蓋不了,更不用說建安成本了。有人感嘆,曾經的地王也不得不紆尊降貴,帶頭“割肉”,做虧本的買賣。

                “轉折點實實在在到來了。”9月,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說,“我們所有的行為都要收斂聚焦到保證萬科‘活下去’。”

                會議現場背景板上“活下去”三個大字,迅速在網絡刷屏,在“金九銀十”到來之際,如果連龍頭房企都要高呼“活下去”,那其他房企還能活嗎?10月10日,又一條關于萬科的傳聞在網上刷了屏,傳聞稱,廈門萬科·白鷺郡國慶節前夕“六折甩賣”,引起老業主不滿,萬科給前期買貴的業主退還100萬元。(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對此,廈門市萬科白鷺郡置業有限公司(下稱“萬科白鷺郡”)當晚就發布聲明,否認上述傳聞。該公司稱,白鷺郡項目9月底之前簽約的產品原交付標準包含溫泉入戶,但在推進過程中經反復論證發現難以滿足實際使用要求,故該項目不引進溫泉入戶。

                為此,萬科白鷺郡提供兩種解決方案:如客戶愿意接受此次產品變更,公司將補償相應費用20萬元;如客戶不接受此次產品變更,公司愿意與客戶協商解除原合同并退款。

                關于萬科傳聞是假,但今年的“金九銀十”不同于以往卻是真的。往年的熱鬧是開發商大賣,購房人搶房,而今年則是開發商降價,購房人忙退房,甚至成了“房鬧”。

                中國指數研究院報告顯示,10月1日7日,樓市成交降幅顯著,其中,三線城市同比降幅超四成。重點檢測的20個城市成交面積環比下降51.2%,其中17個城市環比下降,占85%。

                據媒體報道,江西上饒的一個項目房價由1萬元降到了7000元,引發大量老業主“維權”,該項目的售樓處被砸;杭州濱江未來海岸二期降價40萬,導致一期的業主跑到售樓處“維權”;合肥一項目由于促銷,將某棟某個戶型降價4000元/平方米,引來老業主堵住小區門口,拉橫幅“維權”……

                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最近的業主“維權”大致可分為四個類型:第一是同樣的樓盤,老業主買完房子,最近售價降了,價格下跌的幅度從10%到40%不等,主力降價促銷幅度在15%左右;第二是裝修質量不如意;第三是買房時承諾的某些配套,比如引進好學校等,最終沒有落地;第四則是復合型,包括多種情況。

                “如果確實因為房價下跌而要求退房或補償,這個理由是站不住腳的。”在楊紅旭看來,房價漲跌是市場行為,購房人沒有把握好購房時機,只能“愿賭服輸”。

                但現實中,購房者的理由往往是復合型的,在價格下跌的當口,也抓住了房子裝修、配套等方面的一些不足。

                “2017年以來,有些城市限價特別嚴厲,開發商‘另辟蹊徑’,通過捆綁裝修協議變相突破限價紅線。在長沙、合肥等一些地方,裝修合同甚至達到平均5000元/平方米。”楊紅旭說,實際交房后,裝修質量低于業主預期,如果在過去房價只漲不跌的預期下,“一漲遮百丑”,而房價一旦下跌,問題全出來了。(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中央此輪調控的決心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

                “‘真金白銀’的促銷活動明顯增多。”克而瑞發布的《2018年三季度中國房地產市場新變化》中稱,在上半年,整體行業折扣在9.5折左右,企業整體讓利意愿不強。

                但從8月27日,中海地產南寧多盤聯動,8折禮惠全城;8月30日,恒大針對旗下280個城市646個樓盤8.9折等特惠活動推出后,多家房企也跟進打折。9月,陽光城廣西區域推出“9月購房特惠季,7大項目禮惠廣西”活動。碧桂園南京仙林東四盤聯動,首付一成。首開、龍湖、富力等房企也有不同程度的優惠。

                報告認為,“預計隨著房企沖刺全年銷售目標,下半年勢必有更多的房企加入到打折促銷活動中來。”

                外界普遍將今年三季度視作房地產市場的拐點,而在廣東省房地產研究會執行會長、寒桐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韓世同看來,2017年,一些地方推出購房搖號,實際上就是房價進入回落軌道的先兆。(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那時候,很少有樓盤接受以大幅低于周邊二手房的價格來推售,而當時整個市場的趨勢并不明朗,所以造成搶購,從而必須要搖號,但搖號的背后已經是降價了。”韓世同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楊紅旭也認為,大約一年前,短周期的降溫在部分一二線城市就已來臨。“但在限價、限證、限簽等管制之下,新盤市場表現失真。開發商或觀望、或糾結已經很久了。”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對房地產市場的表態,徹底打破了觀望與糾結。會議指出,下決心解決好房地產市場問題,堅持因城施策,促進供求平衡,合理引導預期,整治市場秩序,堅決遏制房價上漲。加快建立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

                作為主管部門,住建部在7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表態“堅決遏制房價上漲”后很快開出了“第一槍”。8月7日,住建部在部分城市房地產工作座談會上提出,要加快制定住房發展計劃,并對樓市調控不力的城市堅決問責。(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此前,住建部聯合其他部委發布通知,7月初至12月底將在北京、上海等第一批30個城市先行開展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專項行動。

                從此前屢次提及的“遏制房價過快上漲”,到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堅決遏制房價上漲”,僅是幾字之差,但徹底改變了樓市預期。期待在“金九銀十”之前,調控政策可能有所松動的房企,也徹底打消了念頭。

                多位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指出,從2016年10月至今,這一輪樓市調控已持續整整兩年。而這一次調控,中央的決心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樓市調控進入了長期化、常態化。

                中國指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瑜對《中國經濟周刊》說,“堅決遏制房價上漲”,為房地產政策走向定下基調。2018年三季度,各地調控政策繼續密集出臺,完善限購、限售政策,強化差別化信貸,同時調整住房和土地供應結構,因地制宜推進棚改貨幣化安置等。受政策持續深化影響,購房者預期出現轉變跡象,市場開始逐步調整。

                事實上,房企也預見了樓市退潮。多家房企2018年半年報顯示,在上半年計提了存貨跌價減值準備。其中綠地控股上半年期末存貨跌價準備計提26.26億元,萬科計提15.37億元。此外,保利發展、華夏幸福、金地集團、新城控股、泰禾集團、陽光城等,期末存貨跌價準備計提均超1億元。

                退潮時刻誰在領跌?

                “樓市的上漲,在過去兩年當中,我看差不多相當于‘人造樓市’,是人為制造的牛市行情。”韓世同對《中國經濟周刊》說。

                中國房地產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北京的平均房價2015年10月為每平方米37221元,漲至2017年2月的每平方米60738元,漲幅高達63.18%。

                除了一線城市,一些二三線城市房價也跟風狂飆。例如,湖南中原研究中心數據顯示,在限網簽大背景下,2017年上半年長沙內五區(天心區、芙蓉區、雨花區、開福區、岳麓區)新建商品住宅真實成交價格達9426元/平方米,同比上漲42.26%。

                退潮時刻總會到來。中國房地產指數系統對100座樣本城市的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9月,百城新建住宅均價14533元/平方米,同比上漲5.28%,環比上漲0.42%,環比漲幅連續23個月收窄至1%以內。9月,有18個城市出現環比下跌,下跌城市數量較8月增加12個。

                累計來看,2018年19月百城住宅價格累計上漲4.05%,漲幅較去年同期收窄1.85個百分點。分城市來看,三線代表城市1-9月累計上漲7.19%,較去年同期收窄2.56個百分點,累計漲幅收窄在各線城市中最顯著。(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在今年9、10月份的房企促銷中,位于三四線城市的樓盤降價較為明顯。與一線城市相比,三四線城市購房者很多不是剛需,而是在一線城市瘋漲情況下跟風購買。”一位房企人士對記者說。

                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歐陽捷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也表示,前一階段有很多房企拿了很多地,現在想要加快促銷,加快去化掉存貨。“我們統計,全國前20強房企,其中19家上市公司,按2017年銷售情況估算,平均土地去化周期可以達到5年左右。在儲備土地比較多的一些地方,就會加速去化。”

                歐陽捷也表示,并不是所有的企業、所有的項目都會降價。具體來看,降價的主要是兩類樓盤:一是郊區盤,降價原因是在投資客退潮后,剛需不足,改善客戶觀望;另一類是大盤。“本來一個月可以賣100套,現在一個月變成二三十套了,去化周期拉長,就要加速去化,從而出現一些促銷活動。”

                “但是在一二線的核心城市,去化周期只有兩三個月的地方,就不一定著急降價。”歐陽捷表示,在穩健調控措施下,今年房地產市場將維持平穩走勢,樓市將回歸零增長。由于因城施策,調控政策已經細分到各個區域,“有的收緊,有的打壓,有的放松,有的刺激”,在這種情況下,部分區域市場難免會出現小幅波動,但并不影響大局。

                地價降溫,強化了樓市預期轉變

                土地價格與樓盤價格,常常被形容為面粉與面包的關系。今年以來,“面粉”供應充足,價格也在回歸合理區間,不僅“地王”不再出現,還出現越來越多的“底價成交”,甚至流拍。

                中國指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瑜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今年以來全國土地市場流拍現象頻發,住宅用地成交樓面均價及溢價率持續下降,企業拿地更趨理性,土地市場逐步理性回歸。

                2017年4月,住建部和國土資源部聯合發文,要求住房供求矛盾突出、房價上漲壓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住宅用地特別是普通商品住房用地供應規模。去庫存任務重的城市要減少乃至暫停住宅用地供應。“各地要根據商品住房庫存消化周期,對消化周期在36個月以上的,應停止供地。36~18個月的,要減少供地。12~6個月的,要增加供地。6個月以下的,不僅要顯著增加供地,還要加快供地節奏。”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各地政府繼續加大推地力度,土地供求繼續大幅增長,前三季度,全國300座城市共推出各類用地16.6億平方米,同比增長30%,其中住宅用地推出7.9 億平方米,同比增長31.5%,增幅為2012年以來單季度最高。

                與此同時,19月住宅用地成交樓面均價同比下跌6.4%,平均溢價率為18.2%,較去年同期下降21.2 個百分點,底價成交地塊數量明顯增多。此外,今年以來全國300城還有449宗住宅用地發生流拍,總規劃建筑面積5666萬平方米,約是2017年全年流拍地塊總規劃建筑面積的1.8倍。(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以二線城市代表武漢為例,8月17日開始,武漢市土地交易中心以拍賣的方式出讓15宗國有建設用地的使用權,其中10宗是純住宅用地,總面積74.9萬平方米。按照拍賣規則,這10宗地均規定了競拍起始價格和建議最高價,如果競價達到了設定的出讓最高價,按“現場競配建”(即競價轉為競配建保障性住房的建筑面積,報出配建面積最大者為競得人)方式確定競得人。

                但結果顯示,“現場競配建”的考慮大可不必。

                8月28日,武漢土地市場網公布的競拍結果顯示,10宗純住宅用地不僅沒有一宗在競拍過程中觸及最高價,還有7宗地塊以最低價成交, P(2018)061號地塊更是流拍。成交結果顯示,成交9塊地,競拍起始價格合計44.18億元,成交價格合計46.67億元,距離合計建議的最高價(71.76億元)相差27.58億元,其中7宗地塊是以起始競拍價格成交。而流拍地塊的出讓面積在10宗地塊中最大,建議最高價也是最高的。

                而這已經是武漢短短半個月內的第三次流拍。

                在北京,2018年1至8月,住宅用地共流拍6宗,其中4宗地塊為限競房,2宗地塊為共有產權住房。今年1月就開局不利,1月北京參與土拍的住宅用地共有11宗,有3宗土地流拍,而2017年的住宅用地總共才流標2宗。

                “各地調控政策持續深化,在‘堅決遏制房價上漲’下,房地產市場預期轉變,房地產企業投資拿地更加謹慎。今年以來限房價、競自持等方式幾乎成為部分城市土拍的標配,同時以往土地價格上漲迅速,土地出讓條件嚴苛、推出樓面價偏高成為影響房企拿地決策的重要因素。”黃瑜談道,融資環境趨緊,房企負債率不斷攀升,且今年起亦進入償債高峰期,資金鏈進一步承壓,也是土地市場降溫明顯的重要原因。

                從具體房企的拿地金額來分析,今年19月,碧桂園、萬科、保利繼續蟬聯去年的冠軍、亞軍、季軍地位。不過,三家房企的拿地金額均較去年同期下降。碧桂園由去年1664億元降至1198億元,降幅28%;萬科由去年1271億元降至1163億元,降幅8.5%;保利由去年1112億元降至千億元以內,為869億元,降幅21.9%。

                房企沖刺年度銷售業績,回款是王道

                樓市變陣,現金為王。

                天風證券研報顯示,2017年44家樣本房企經營現金流實現凈流入324億元,是近5年來除2016年外表現最好的一年。2018年上半年,樣本房企經營現金流轉負,凈流出383億元。

                房企的現金流主要依靠銷售回款和融資,這亦是房地產開發資金的重要來源。當下融資越來越難,銷售回款就越發重要。(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房企的現金流主要依靠銷售回款和融資,這亦是房地產開發資金的重要來源。當下融資越來越難,銷售回款就越發重要。

                “我們所有行為都收斂聚焦到保證萬科‘活下去’。因此回款目標的達成變得非常重要,6300 億的回款目標是所有業務的起點、基礎和保障。”郁亮說,“如果 6300 億回款目標沒有達成,我們所有的業務都可以停,因為這說明我們沒有任何資格和能力做下去。”

                郁亮還透露,截至2018年8月末,萬科6300億元的年度回款目標“還有一半多沒完成”。

                回款為什么變難了?郁亮談道,“管理動作根本沒有考慮如何應對政策調控”,比如“不考慮一次性付款和分期付款的區別”。

                這并不是萬科一家的難題。天風證券研報指出,從銷售回款率的情況來看,近三年來呈不斷下降態勢。2017年全年龍頭房企和大型房企回款率分別只有66%和60%,2018年一季度更是下降到了53%和52%。以萬科為例,2017年萬科銷售回款率為70%,2018年一季度下降到了52%。“我們認為這與部分城市嚴厲的網簽限制政策,以及銀行按揭貸款放款周期延長有關。”天風證券研報中說。

                在廣州、杭州等熱點城市,新盤網簽往往需要排隊三個月以上,之后如果用公積金貸款,或組合貸款,又需要等待兩三個月的放款周期。

                此前,碧桂園首席財務官伍碧君也在該公司中期業績會上稱,“今年房地產按揭政策跟去年比有較大變化,導致了回款率下降,但我們全年還是有信心維持在80%以上。”公開資料顯示,在2016年和2017年,碧桂園的銷售回款率分別為92%和90%。(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分析人士認為,隨著年關將近,房企的規模之爭也在持續加劇,尤其面臨融資趨緊的環境,房企的規模優勢也是決定未來現金流的關鍵因素之一。預計四季度,房企為沖擊年度業績以及確保資金安全,將繼續加大銷售力度。

                根據中國房地產行業協會官網公布的信息,從目前已公布銷售目標的54家房企完成情況來看,今年19月銷售目標完成率均值為71.74%,共有49家房企目標完成率超過50%。

                其中,建業地產和美的置業兩家房企已經超額完成全年銷售任務,銷售金額分別為304億元、507億元,目標完成率分別為105.73%和100.33%。目標完成率超過九成的房企有5家,分別為龍光地產、中國金茂、正榮地產、金科集團、中梁地產。尚有5家房企目標完成率低于50%,分別為禹洲集團、朗詩綠色集團、泰禾集團、恒泰、華鴻嘉信。

                各大房企為了沖擊銷售回款,使出了渾身解數。

                以泰禾集團為例,該公司有關負責人介紹,泰禾集團將回款定為年度工作重中之重,相應考核及激勵配套逐漸完善。目前已建立以回款為中心的激勵方案,回籠獎、高周轉獎等,極大地激勵回款,目前公司已建立全流程管理銷售業務,嚴控簽約質量,提升回款效率。

                據媒體報道,某大型房企推出的“金九銀十”銷售政策,鼓勵公司全員營銷賣房,每位員工至少要帶60個客戶到樓盤簽到訪問。在客戶交齊首期款簽署合同之后,按成交總額的2%給員工發傭金。

                90%中小房企要退出房地產業?

                10月7日,央行宣布,從2018年10月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此舉預計共釋放資金1.2萬億元。

                分析人士指出,降準并不會讓樓市資金“久旱逢甘霖”。因為央行強調,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調控”。對房地產行業資金通道的定向監管并未弱化。

                房地產行業高速發展、房價一騎絕塵的時光或將一去不返。各大房企順勢而為,紛紛拋出了轉型計劃。

                恒大作為龍頭房企,近年來一直在尋求多元化發展,在體育、農業、高科技等方向都有延伸。今年,恒大還投資入主法拉第未來,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

                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9月宣布了“收斂聚焦”戰略,稱“做了三年還沒做成的業務不要再做”。

                融創中國主席孫宏斌也在近期表示,融創基本不再在公開市場拿地,“接下來會很小心謹慎地把融創做安全”。

                綠地控股于10月12日宣布了戰略強化升級及核心產業中期發展規劃。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綠地房地產主業未來三年的總體目標是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升核心競爭優勢,實現高質量發展,力爭年均銷售規模保持在5000億元以上。其中,質量變革側重不斷形成高質量的經濟指標,持續提升規模的含金量;效率變革側重全面提升項目周轉、成本管控、資源使用和投入產出等的效率;動力變革側重從依靠行業高速擴張紅利,轉變到依靠提高產品、運營等內部發展質量上來。此外,綠地控股將重組成立大基建、商貿、酒店旅游三大產業集團。

                在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歐陽捷看來,就整體市場規模而言,房地產市場還沒到停止發展或下行的時段,而是會在現有的規模上維持相當長的時間。但無論行業整體還是企業個體,都會面臨增長的“天花板”。房地產市場格局朝著“寡頭化”趨勢發展。

                “90%的中小房企會退出地產項目。到2020年,20強房企可能將會占據市場份額的60%以上。”歐陽捷告訴記者,“現在一線城市拿地,平均一宗地要16億~18億元,二線城市要4億~6億之間,三四線城市地價門檻也在提高,一宗地大約要1.1億元。房地產已經進入資本驅動的時代,中小企業基本就干不了了。”

                歐陽捷認為,未來擺在中小房企面前的有四條路:一是做“小而美”的企業,提供有核心競爭力的產品;二是尋求與大企業合作開發;三是下沉到三四線、五六線乃至鄉鎮;四是把有限的資本轉做房地產投資,獲取投資收益。

                10月16日,燕郊的商品住宅樓。(《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樓市遇冷的燕郊樣本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胡巍 | 河北燕郊報道

                便捷的公交系統、林立的高樓……燕郊街頭的景象有時讓人們忘了:燕郊只是一個鎮。

                “全鎮已形成以電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制藥、裝備制造、綠色食品為主的高新技術產業區;以休閑旅游、健康醫療、現代物流、文化創意為主的現代服務業。擁有高新技術和先進制造企業182家,規模以上民營企業17家。”這是河北省三河市政府官網對其轄區燕郊鎮的介紹。

                雖然政府官網的介紹中并未提及房地產業,但稍加留意便會發現,數不清的房地產廣告,隨處可見的售樓處、地產中介門店,是燕郊的鮮明特色。因其毗鄰北京,加之相對低廉的房價,燕郊成為不少“北漂”置業的地點,進而也被不少炒房者盯上。

                “房地產是推動燕郊發展的重要力量。”燕郊一家本地房地產開發商的銷售負責人對記者說。

                2017年3月底,《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曾造訪燕郊,彼時大街小巷滿是西裝革履的房產中介人員,很多人在街頭就與看房者聊得火熱。

                如今,形勢正在起變化。

                探訪燕郊:帶客看房的人員比購房者還要多

                2018年10月中旬,《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再次造訪燕郊,房地產元素在當地仍隨處可見,但廣告牌舊了,也沒有新的海報覆蓋上去;售樓處、中介門店仍在,但人氣變得冷清,甚至相當一部分已經關門;街頭難見中介人員,他們甚至不在門店“坐班”,哪怕是行業巨頭鏈家的一些店面,大門也已上鎖,經紀人將自己的電話或名片張貼在門口。

                “如果您跟銷售人員聊滿20分鐘,他們就會給我支付報酬了。”一位中年女士希望帶記者去售樓處了解情況,在如今的燕郊大街上,這種帶客去售樓處或中介門店的人員,甚至多于經紀人或售樓人員,更多于真正的客戶。“很久都攬不到一個活,大概從去年6月開始就這樣。”

                不要說客戶,在10月中旬周末的下午,燕靈路口附近的“售樓一條街”北側,就連行人也不多。(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2018年10月中旬,《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到訪燕郊時,當地樓市已經難覓2017年3月底的火熱景象。(《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當記者以購房者的身份進入港中旅·海泉灣項目的銷售大廳后,一位售樓人員上來就向記者強調:“您首先要確認自己的確擁有購房資質,外地戶籍需有3年社保或納稅證明且限購一套,本地戶籍限購兩套,否則我們肯定不會把房賣給您。港中旅作為國企,也絕對不可能像某些機構,協助您偽造資質。”

                這一段開門見山的介紹,一定程度上也解釋了售樓處門庭冷清的原因許多人不具備購房資質。在半小時里,大廳內沒有其他任何客戶。這位售樓人員一方面承認燕郊樓市遇冷,一方面又解釋說:“也不總是這個樣子,周末還是有些人來。”

                “此前一年間,我們的項目一直處于價格平穩期,既沒有上漲,也沒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樣下降。項目適合剛需或改善型需求,項目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設計的,而不是為了迎合炒房者。在此前燕郊房價瘋漲時,我們也是按照備案價格定價,沒有跟風炒作。”前述售樓人員還表示他們過去不把房子賣給投資客,但轉而她又向記者介紹現在也是投資時機。

                限購讓燕郊失去了北京客

                前述燕郊本地房地產開發商銷售負責人說:“限購是導致燕郊樓市遇冷的主要原因,某種程度上說,甚至是唯一的原因。”這項對燕郊樓市“殺傷力”頗大的限購政策出臺于一年多之前。2017年6月2日《廊坊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進一步促進全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對外發布,三河市被納入調控范圍,其中要求:

                “非當地戶籍居民家庭能夠提供當地3年及以上社會保險繳納證明或納稅證明的,限購一套住房,包括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已經擁有一套及以上住房,或者無法提供當地3年及以上社會保險繳納證明或納稅證明的非當地戶籍居民家庭,暫停在當地購買住房。補繳的社會保險或納稅證明不得作為購房有效憑證。

                “當地戶籍居民家庭已擁有兩套及以上住房的,暫停在當地購買住房,包括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

                上述房企銷售負責人認為,“早在本地企業開始大規模開發的時候,目標客戶群體就在北京。要知道燕郊原住民就幾萬人,如果客戶目標是他們,怎么可能去建幾十萬套房子?限購政策出臺后,我們的目標客戶不具備購房資格,相當于企業最初設計的發展方向與現實制度脫節,房子當然賣不動。”

                一年半時間二手房價格幾近“腰斬”

                燕郊房價下滑是一個事實。

                2017年3月底,《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燕郊采訪時,中介對本地二手房的報價多在每平米3萬元左右;今年10月中旬,二手房的報價多在每平方米一萬七八千元,甚至有個別報價在1.5萬元左右;而新房單價則在兩萬元到3萬元之間。

                2017年3月下旬拍攝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但有新聞說房價從每平方米4萬掉到1.5萬元,這是不客觀的。不同地理位置、小區環境、戶型朝向等因素,房屋質量不同導致價格有明顯區別。在房價最高時,4萬元一平方米的情況也不多,那都是質量很好的房子,現在確實有單價1.5萬元的房屋,但其質量相對較差。不能用質量不同的房子的售價做對比。”前述房企銷售負責人對記者說。

                “房價下降主要指部分二手房,對于開發商而言,新房銷售沒有影響。首先,燕郊本來就沒多少新房在售,因為5年都沒有批住宅用地。過去受限價政策影響,新房和二手房價格倒掛,本來就比二手房便宜。其次,價格明顯下降的二手房,主要來源于資金出現問題的投資者,釋放的房源目前并不多。資金上沒有問題的投資者,雖然掛牌出售,但也沒有因為急于出手而降價。總的來說,有資質買房的人不多,市場上真正用于交易的房子也不多,而掛牌價與成交價是有區別的。”

                無論是2017年還是2018年,記者在采訪中都發現,燕郊新房不是商品房住宅銷售的主力,目前僅有港中旅、中興等少數項目在售。(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燕郊已經5年沒有劃批住宅用地了,新房本來就少。就算是新房,目前也基本封頂或臨近封頂,我估計也就四五千套。在2016年樓市瘋漲的時候,主要也是二手房交易。這有一個好處,不存在爛尾的風險。”當地一位房地產從業者介紹說。

                環京地區房價下降的不只是燕郊,據前述銷售代理人員介紹,大廠的房價也在降,他手頭的新房每平方米價格為一萬三四千元。“不只燕郊,整個環京地區樓市都不景氣。開發商的資金鏈容易出現問題,所以必須降價盡快回籠資金。此外,大型開發商之間通過收購股份的方式進行合作,我認為是已經拿到地的開發商手頭沒有錢,只能尋求合作。”

                一位房企銷售負責人的自述:“燕郊此前只是跟風北京漲價”

                燕郊樓市的一個特點是,除了個別樓盤由港中旅這樣的非本地企業開發,幾乎所有樓盤都是本地企業開發,福成、興達、燕達、匯福等集團公司在當地被視為“本土四大開發商”。在樓市遇冷之時,燕郊本土開發商的日子又怎么樣?

                位列“本土四大開發商”之一的一家房企的銷售負責人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談及燕郊本土房企的生存現狀:

                “燕郊樓市過去的確存在地方保護主義。這不難理解,任何一個地方政府都需要培養一些本地企業。外來開發商可能賺了錢就走,只有本地企業才能源源不斷地繳納財稅,為當地經濟發展做貢獻。

                “北三縣和通州的關系,過去是‘三個統一’,即統一規劃、統一政策、統一管控,現在又多了一個統一標準,成了‘四個統一’。所以燕郊的規劃不是三河市說了算,還要通州批準。燕郊已經5年沒有劃批住宅用地,隨著經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即便未來劃撥,地方保護也很難行得通了。對于我們這樣的小企業,資金實力決定我們不可能與大型房企競價,所以未來可能連地都很難拿到。

                “未來,我們這種企業只能退出房地產市場。首先,對于一些企業老板而言,這些年通過地產開發已經賺夠錢,現在收手也很滿足。其次,燕郊本地的幾家企業原本就是多元化發展,比如福成有牛肉生意,匯福是糧油集團,轉型上沒有障礙。

                “一些人認為,房地產對于當地發展的貢獻,比燕郊的國家級高新區還要大。我不這么看,發展還是要有實體經濟的帶動。但可以肯定的是,房地產有重要貢獻。作為一個鎮,燕郊比很多地級市還要繁華。此外,隨著房地產開發,大量人口聚集,有很多人來到本地工作,其中一些人來自北京,這種人口的集聚效應也為未來發展奠定了基礎。”

                而談及此前燕郊房價是否過高的問題,他認為,“說到之前炒房,不能說燕郊沒有,但又有多嚴重?當通州房子單價達到6萬到8萬元時,僅僅‘一河之隔’的燕郊,憑什么不能賣3萬到4萬元呢?燕郊承接的正是在北京買不起房或者沒有資質買房的人。如果說炒房,那也是北京先把房價炒起來,然后才有燕郊跟風漲價。

                “房地產行業受政策影響太大,相比之下,市場的影響就顯得小了,這次燕郊樓市遇冷就是這樣。同樣,也會產生一些市場怪象。當2016年二手房房價瘋漲時,開發商的新房因為受到政府限價,不能上漲。我們當然不愿以低價賣出去,但如果辦了預售證又不賣,就是捂盤行為,要受處罰。所以開發商干脆連預售證都不辦,建好了房子也不賣,又規避了處罰的風險。所以市場不完全放開,就會產生一些怪象。

                “但我認為,目前的政策是有利于經濟發展的,包括讓樓市冷下來的限購政策。因為完全放開市場是有前提的,需要強大的制度,尤其是法治的保駕護航。如果一時還做不到,適當的政策手段才能保證經濟的健康發展。”

                銷售乏力、銀行支持減弱、有息負債高企、資產轉讓頻現

                數說房企生存現狀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庭陽 | 北京報道

                在決策層調控決心空前的背景下,今年三季度的房企,特別是龍頭房企的日子過得怎么樣?《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希望從銷售、融資、拿地等數據一窺房企的生存現狀。

                銷售乏力,三季度龍頭房企頻降價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了國內在A股、H股上市的2017年凈利潤排名前20位的房企每月公布的房地產銷售金額、銷售面積和銷售單價數據。企業公布的銷售數據,比單個樓盤的價格變動更為全面,也比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城市平均數據更能體現房企的銷售狀況。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統計,9月,20家房企的銷售單價(總銷售額/總銷售面積)為14527元/平方米,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4108元/平方米有所上升,但比8月微降85元;比7月下滑1203元,降幅達7.11%,相當于每百平方米的房子降價12萬元。

                具體到各家房企的情況來看,以2018年7月的數據為基數,8月,20家房企中有11家銷售單價環比下降,下降數值最大的是華潤置地(1109.HK),達9498元。招商蛇口(001979.SZ)、綠城中國(3900.HK)等房企均在單價下降之列。某一家公司售價下降,可能與當月銷售樓盤的品質有關,但20家房企中過半數降價,則有著一定的普遍性了。

                再看9月的數據,相比7月,銷售單價下降的公司達到了14家,中國金茂(817.HK)、招商蛇口、金地集團(00383.SH)等4家房企的銷售單價更是連續兩個月下降。

                三季度房企銷售端低迷的表現不僅體現在銷售單價上,更體現在總銷售額上。

                歷史上,排除1月和2月合并統計的因素,6月往往能夠形成一個年度銷售高峰,以各年度6月的銷售數據做標尺,可以評判下半年房企銷售的火熱程度。(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7月、8月全國商品住宅期房和現房單月銷售額分別是9723億元和9503億元,相比起前兩個月1.07萬億元和1.52萬億元,縮水幅度巨大。9月份最新數據尚未公布,我們可以通過20家上市房企數據來預判一下。

                20家房企今年三季度各月總銷售額的數據,均遜于往年。記者還注意到,2016年,9月總銷售額略超過當年6月;2017年,9月總銷售額與6月相差12%;而今年9月總銷售額距離6月的數值有22%的差距。7、8兩月,20家房企合計總銷售額相比6月下滑幅度也高于往年。

                可以說,今年三季度,特別是進入9月以來,房企銷售數據不如前兩年,而這或將直接影響房企的銷售回款。

                銀行支持減少、自籌資金增多,房企開發資金承壓

                據天風證券研究所研究報告,房企開發資金構成中,最大一塊源于銷售回款,占比在44%左右,緊跟其后的自籌資金占比39%,還有16%來自銀行貸款。

                在銷售回款受銷售低迷影響的情況下,房企開發資金來源的另外兩條主要渠道的表現又如何?

                從今年3月份以來,房地產開發資金中,來源于國內貸款的累計值同比變化幅度已經連續5個月為負,下降幅度從1.6%到7.9%不等,今年7月至8月的降幅分別是6.9%、6.6%,可以理解成銀行對房企支持力度在下降。(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上一次銀行對房企的貸款連續下降發生在2015年3月到2016年2月,連續11個月下降。彼時,各地曾迎來房地產降庫存,并伴隨著房價上漲,2016年9月底,以北京為代表的地方政府陸續出臺調控政策,房地產業進入調控政策密集出臺的時期。

                銀行貸款對房企支撐降低時,房企自籌資金就得提升,如果增長幅度不能填補銀行貸款下降的缺口,就難以支撐房企開發的現金需求。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從2017年10月開始,房企自籌資金累計一直呈現同比增長態勢,同比增長幅度已經從2017年10月的微增0.3%,上升到今年8月的增長11.2%。

                發債是房企自籌資金的重要途徑,《中國經濟周刊》今年7月曾刊文關注房企發債融資是否變難的問題,數據顯示,被監管層中止項目整體占比并不算太高,但是中止項目數量從5月中旬以來有所增加,在2018年,資產證券化、租賃專項債券以及基金合作將是企業融資的突破口。

                那么,房企手中可供銷售的住宅數量又怎樣?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8月底,商品房住宅待售面積2.64億平方米,相較于2016年2月峰值4.66億平方米,已經下降了43%。對比庫存面積,和現在庫存商品住宅面積接近的時間點是5年多之前的2013年1月。

                從房企角度看,庫存量減少,一方面可以理解成積壓的資金在減少,庫存房源已經逐漸變現成資金。另一個層面也可以理解為,依靠減少庫存來增加資金調度的余地越來越小。在過去,如果要有新增資金使用,在銀行貸款減少、自籌資金成本高的背景下,將手中現房降低利潤率銷售,加快資金回籠,是可選辦法之一。

                償債壓力大,房企債務迎集中兌付期

                中國房地產業協會會長劉志峰8月底談道,房地產企業的負債率連年高企。今年上半年,房企資產負債率達到了80%,少數房企由于杠桿率過高,無法支撐企業的規模擴張,最終導致現金流枯竭和債務違約。

                今年中報公布后,某公司負債下降,公司在半年報中強調其為利好,稱“實現總負債水平和負債率大幅下降”。(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恒大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除民間融資和類金融機構貸款,房企有息負債余額約19.2萬億。數據表明,未來4年是兌付高峰。2018下半年到2021年是集中兌付期,規模分別為2.9萬億、6.1萬億、5.9萬億和3.4萬億,2022年及以后總計僅0.9萬億。其中,規模最大的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貸款在未來4年集中到期;公司債20152016年集中發行,也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密集到期。

                短期借款、長期借款和應付債券都屬于有息負債,是需要支付利息的債務。業內通常會以有息負債占全部投入資本比例,來監測公司發生債務風險、資金風險的概率。這個比例大于50%時,意味著有息負債大于權益資本,債權人風險就比較大。

                《中國經濟周刊》統計,20家上市房企中,在2017年中期時,就有18家此指標高過50%;到2018年中期,除中國海外發展(0688.HK)外,19家公司此指標都超過50%,超過80%的就有4家,這意味著投入運營的資金里,超過80%都是要付息的,會直接導致利息成本高企。

                房地產資產轉讓頻現,房企要改行?

                當宏觀環境發生變化時,企業就要尋求各自的出路,而龍頭房企往往成為市場風向標之一。

                9月中旬,曾經為四大房企“保招萬金”之首的保利地產(600048.SH)宣布更名“保利發展”,公司的發展戰略也升級為“以不動產投資開發為主、以綜合服務與不動產金融為翼”,今后將重點發展兩翼功能。

                除了調整企業發展戰略,記者注意到,一些企業,特別是央企、國企正在實打實地出讓房地產資產。

                據北京產權交易所統計,18月,北京產權交易所成交的68宗房地產企業國有產權轉讓項目中,央企有38項,成交金額為130.34億元。

                例如,航天科技旗下航天置業轉讓北京航天恒潤置業22.60%股權;中航國際控股公司轉讓中航萬科有限公司60%股權;中國冶金地質總局山東局轉讓山東正元置業有限責任公司100%股權及債權等等。

                成都安仁華僑城仁里文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下稱“仁里文化”)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100%股權。華僑城集團公司是仁里文化的大股東,通過旗下的華僑城西部投資有限公司出資2.1億元,持股70%。今年1月9日,仁里文化以底價競得成都大邑縣安仁鎮集鎮區兩宗土地,總成交價約2.02億元,總用地面積約163畝。

                天津津誠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下稱“天津津誠”)是天津國資委出資設立的國有獨資公司,持有天津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100%股權,現在正在天津產權交易所掛牌,進行增資擴股混合所有制改革,改革之后,天津津誠將持有天津房地產集團35%的股權,新股東持股65%。天津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是天房發展(600322.SH)的大股東。天房發展作為天津市最早成立的房地產綜合開發企業、國家房地產開發一級資質企業,如果新股東是民企,股權轉讓后,天房發展的實際控制人將不再是天津市國資委。(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1期)

                有賣就有買,喊著“活下去”的萬科,其子公司斥資32.34億元與同行業上市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簽署《股權轉讓及合作協議》,合作開發。

                新的市場環境下,房企新的洗牌可能剛剛開始。

              初審編輯:魏鵬

              責任編輯:孫華飛

              推薦閱讀
              • 國考報名今開始:招錄規模壓縮 新部門加入招考

                2df4c095dd164b5dbbb2f45b2411622e.jpg

                本次國考是新一輪機構改革后的中央機關及其直屬機構首度集中招考公務員,一些新部門的招錄引人關注。國家移民管理局的招錄職位來自該部門政策法規司、外國人管理司等,職位介紹包括承擔國家移民和出入境管理政策研究,外國人來華口岸簽證簽發管理、外國人來華留學管...[詳細]

                10-22 14-10中國新聞網
              • 中等強度冷空氣將影響北方地區 華北黃淮等地有霾

                1.jpg

                今天早晨,北京、天津、河北中南部、山東西部、河北中北部、河南、陜西關中等地出現霾或霧,北京中南部、河北中部、陜西關中等局地出現能見度不足500米的濃霧。10月23日08時至24日08時,北疆北部、內蒙古東北部、黑龍江西北部、西藏東北部、青海東部和南部等地部分...[詳細]

                10-22 17-10中國新聞網
              • 植物科學畫家曾孝濂:描草畫木,“把人美哭”

                meiku.png

                他希望傳遞給觀者一種態度:科學的嚴謹真實、生命的從容淡定  有人把曾孝濂譽為“中國植物科學畫第一人”,他自己卻不同意。中國有3萬多種植物,要把它們編成書、繪成圖,對于當時中國的312位植物學家和164位繪圖員來說,簡直是浩大工程。[詳細]

                10-22 09-10新華每日電訊
              • 清華回應論文被海外撤稿:撤銷造假者博士學位

                據介紹,葉肖鑫于2010年進入清華深研院攻讀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博士學位,2015年7月畢業并獲清華大學博士學位,指導教師就是唐國翌教授。2017年1月,校學術委員會成立專門工作組進行調查并經學術道德分委員會討論,認定葉肖鑫存在嚴重學術不端行為,其導師唐國翌對此...[詳細]

                10-22 08-10北京青年報
              • 普京簽署命令對烏克蘭采取特別經濟限制措施

                俄羅斯總統普京22日簽署命令,將對烏克蘭采取特別經濟限制措施以回應烏方的不友好行為。命令說,該命令自簽署之日起生效,但如果烏克蘭政府在未來取消針對俄羅斯的上述不友好舉動,俄或將取消此項命令。[詳細]

                10-23 07-10新華網
              • 特朗普稱美國將擴容核武器庫

                特朗普稱美國將擴容核武器庫中新社華盛頓10月22日電。繼日前表態美國將退出《中導條約》后,美國總統特朗普22日在白宮表示,美國將擴容核武器庫。[詳細]

                10-23 07-10中國新聞網
              相關新聞
              时时彩每天盈利10%表格